绑匪要把她弄晕问她想喝酒还是吃安眠药
2011-03-04 03:06

没想到这位台州姑娘是海量

警方评价:与绑匪周旋的每个环节她都处理得恰到好处

台州姑娘小力(化名)的遭遇,就像一出虎口脱险传奇——11月29日,小力被两个歹徒劫持,24小时惊心动魄后,她成功逃生。

  小力的同事觉得小力就像当代女侠。

  台州路桥公安分局民警说,小力这个姑娘反应很机警、很勇敢,每个环节都处理得恰到好处。

  昨天,我找到小力,我觉得,她的经历可以给所有开车的读者,特别是给女读者一些应对突发事件的办法。

  1.刀架到脖子上:不反抗

  小力是个瘦小的姑娘,26岁,公司财会,长相秀气。

  2010年11月29日,小力开着单位的一辆轿车去办事,办完事出国税大楼,到路边取车。

 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走过来,有刀,抵住了小力的腰,很快另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。

  小力:先走来一个人,我还没反应过来,刀就到了我的腰上,我脑子一下空白,像所有人的反应一样,尖叫起来。可是有什么办法,刀又架到我的脖子上,我当然很慌张。我想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吧。

  那两个人什么也不说,不说要什么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 2.朋友来电话:按通话键

  小力被推到车后排座。

  一个男的开车,一个则看着小力。

  小力的靴子被脱掉,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了起来,还被戴上了口罩。

  车子飞驰而去。不一会,小力的电话响了。

  小力:我一看朋友打来的,就悄悄按了通话键。

  我就对他们说:钱,我给你们。

  我也是赌一把:希望朋友能听到,然后报警。

  但后来我失望了。

    3.找机会给朋友打电话:发出暗示

  沿途,小力是多么希望看到警车啊。

  可歹徒走的是小路,一路没红绿灯,小力没机会啊。

  她不能确定,朋友到底报警了没有,警察什么时候来,警察能找到她吗?而她更不知,自己能活着等到吗?

  下午4点,歹徒终于开口了。

  小力:他们要我给老公打电话,开价5万元。

  其实我没结婚也没有朋友,可我一上车就跟他们说,我刚怀孕了,叫他们放过我,他们就认为我已结婚了。

  我就给那个朋友打电话。

  我想确定一件事,他到底有没有报警。

  一接电话,我就明白了。

  中午那个电话,他没明白过来——他并没报警啊!

  我就在电话里跟他说,你借给我5万元。他问我干什么用。我说你不要管,给我就是。

  那时,他可能有点感觉了。 

  电话里,朋友可能反应过来了,他问女孩,“你被人绑架了?”电话那头的女孩“嗯”了下。

这个“嗯”,“嗯”得很好——歹徒在旁,不能说太多,也不能暴露过多,警方觉得女孩处理得很好。后来,女孩朋友报警了。

    4.拖延时间:和绑匪讨价还价

  警方查看覆盖在全城及周边的“电子眼”,很快,发现了车的踪迹。

  再说小力,此时已是黄昏,而车上的小力眼前什么也看不到,她被戴上了眼罩,她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;心像提到嗓子眼里,她还不能完全确定朋友到底有没有报警。

  她的手机被歹徒收走了。

  之前,她跟歹徒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。

  她现在回忆起来,说自己这么做,是想多跟朋友保持联系。民警也觉得小力这么做,给他们破案争取了时间。

  她前后跟歹徒讨价还价两次。

  第一次,她说,你看能不能少点,3万元行不行。歹徒同意,她打电话给那个朋友,说降到3万元。

  第二次,小力又跟歹徒说,1万行不行。她把现金和卡都给了歹徒。

  最后,歹徒同意了,她又打电话告诉了朋友。

    小力:打这些电话,我确定朋友已经报警了。

  另外,我想确定我现在到底到了哪里。我说我想上厕所,这一路上,可能我很配合歹徒吧,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。歹徒给我松开了绑,一个人押着我上厕所。

  路过厕所时,我看到旁边有个路牌,上面写着缙云。

  我知道,我到丽水了。

  上车后,歹徒给我穿上靴子,又绑了起来,靴子的拉链,他没拉好。

  民警:全省的高速交通都设了卡。

  我们调用了3辆车追,我们发现车往萧山方向开,但当我们赶到时,这辆车却不见了。

    5.最关键一博:喝酒装醉

  夜深了。

  车窗外,变得模糊起来,四周静悄悄的。

  小力被取下了眼罩和口罩。

  歹徒想把她弄晕,他们晃着手里的两个瓶子:“一个是安眠药,一个是酒,你选一个!”

  小力:我选的是喝酒。

  因为,安眠药吃了,肯定要昏死过去的,我就完了;喝酒的话,我还是会醒过来的。而且,我醒酒也比较快的,三四两二锅头,我不会喝醉的。

  喝了大约有半斤不知道牌子的白酒后,我就假装喝多了,睡着了。但我哪里睡得着啊,心里留意车里的一声一响。

  民警:这是女孩机智的地方,为她后来的逃脱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 6.果断决定:

  人多的地方赶紧跳车

  台州警方启动了各地联动响应机制,各地警方都在追踪这辆车的去向。

  同时,台州警方发现了有两个湖南人很可疑,他们在案发前到,台州案发当天离开。

  他们是不是绑匪?

  但小力的手机再也联系不上了,歹徒是不是有所发觉?为什么他们开价这么低?难道已下了毒手?

  一夜忙碌后,次日早上9点30多分,警方接到南京来的电话。

  小力:我当时已经逃出来了。

  车子大概到了南京。

  我还在装睡,听到那个看我的人下车了,说是去问路,那会儿我还不知道到了南京,我眯眼看到前面是红绿灯。

  我就悄悄挣脱了鞋子。那天,我穿的是一双及膝靴,上完厕所后,歹徒并没拉好拉链,我注意到了,这是个机会,我一直悄悄在脱靴子。

  我一把推开门,跳下了车,大喊,救命!

  民警:女孩勇敢地跳车、呼救,后被人带到派出所报警。

  歹徒一见,赶紧开车逃,半小时后,南京警方在江宁区一小区附近找到那辆车。车上有把伞,伞里还有汽油瓶。

  最后,我们确定了那两个湖南人就是绑架嫌犯。

    结局:两个绑匪前天被抓

  两个歹徒都40多岁了,一个姓吴一个姓高。台州警方发现两人逃往广西,前天在广西抓到了他们,现在还在押回台州的途中。

  警方说,他们本打算绑架小力去安徽,然后勒索钱,可不认识路,一路开到了南京,打算从南京到安徽,他们买了汽油有可能是想加害小力的。

来源:都市快报